全本书屋>邻居天天肏我(1V1高H)>目录>

(全文完)

(全文完)

小说:邻居天天肏我(1V1高H)作者:糖楚楚字数:3866更新时间:2021-10-07 07:40:11

  (叁)

  夭夭高级进修需要出国叁个月。

  程渝给她整理好了一切东西,夭夭自己拿着护肤品架子选择强迫症,男人修长的指伸过来给她一一挑好,正是最需要又很全面的那几个。

  夭夭凝眸看眼前的男人:“老公你脑子怎么长的?”

  程渝捏着她下巴亲上去,“记得想我……和儿子。”

  “……好。”

  程渝见小朋友已经自己玩完了拼图去让阿姨给他读绘本睡觉了,搂住面前女人的腰,手往她睡裙下面探去,勾着她的小舌头亲得她晕头转向,突然夭夭推开他。

  “还要直播呢。叁个月后吧。”

  ……嗯。直播恢复了,产后的林夭夭粉丝量和流量都下降了不少,这就是程渝所谓大环境的不友好,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第二年她还是拿了一个最佳独立女性什么之类的奖,她仍旧很忙。

  程渝低头看看自己挺立的鸡巴,觉得这跟自己想象的日日销魂夜的生活相去甚远。

  夭夭坐了飞机飞走了。

  小男孩懒洋洋挥了挥手就回家。

  大家都很独立。

  程渝却很寂寞。

  夭夭离开第一个月的时候一天程渝早上醒过来,因为做的一个很不好的梦,下意识直接伸手去搂自己身侧的小女人,想直接扒下她的内裤,将大鸡巴埋进去,浑浑噩噩之间给她肏出水来,然后自己就着那滑滑的热热的甬道插上大半个小时,她就彻底被自己搞醒了,什么睡意都没有了,底下的小穴穴被勾引的水意潺潺的,小脚勾着他的腰,扭着身子呻吟着求他进来,别这么温柔,粗暴一点狠狠地肏她……

  程渝直接翻身压过去,身子下面的温香软玉却变成了一片冰凉,鸡巴捅到了被单上,直接泄出来了。

  他妈的。

  下午,程渝从幼儿园接小朋友回家,道:“你能自己生活两个月吗?”

  小男孩眯眼看着他,转头看看那些即便上了幼儿园却还跟没断奶似的一群叽叽喳喳还在学说话的小朋友,对程渝说:“滚吧。”

  四个小时后。

  程渝落地日本。

  他在林夭夭出去进修的那个高校里面等她,这么巧,是樱花盛开的季节,他说怎么飞机上看到那么多年轻的女孩子和腻腻歪歪的情侣,夭夭下了进修班的课往住处走,看到一个穿着短风衣的头发很利落的帅男人的背影,她觉得过去看人家脸实在太奇怪了,但是他好像程渝啊。

  她想了很久不让对方误会的偶遇,拿了两张钱过去用日语说:“先生你看这两张钱是你掉的吗??”

  头也没敢抬。

  半晌,修长的熟悉的手指捏了捏她纸币的两个角,然后摸上她的头,说:“林夭夭你拿的是人民币。”

  “…………………………”

  夭夭当天带了程渝去吃了日本的铁板烧和寿司,挺正宗的,他们一起进修的有年轻的小帅哥和成熟的好男人,似乎每个人的笑里都藏着对林夭夭的意思,程渝看看酒杯觉得自己喝多了,不是说日本清酒喝不醉人的吗?面前伸过来一只拿着刺身蘸酱油的手,他一把抓住那软软白白的柔荑,吃下她手里的叁文鱼,舔了舔她的指腹。

  夭夭眼睛瞪圆,似乎有一根神经被撩了。

  小手没拿过来,放他掌心里,挠了挠。

  程渝一下抓紧她,十指相扣放进了口袋。

  不言而喻。

  夜。

  夭夭带他回住处,程渝不知道日本的房子进去还有个台阶,直接被绊倒在地上,夭夭哈哈大笑,笑完脱了风衣直接趴在了他身上。

  两只柔凉的小手从他的衣服下摆伸进去,软软的摸着,一下一下带着力道和热量,程渝舒服的享受了一会儿,转身将她抱起来压自己身上,扣住她的脑袋,她头发洒下来,两个人在发丝的遮掩下黏黏糊糊的亲了起来。

  私处贴合在一起,抵死磨蹭。

  程渝起身,喟叹一声,撕下她的丝袜,用一根手指撇开她的蕾丝内裤,露出那小洞洞,伸入两个手指进去掏着,小女人爽的夹紧他,咬唇呻吟着皱眉仰头,两只小手放在他肩膀上,骑着他的两根手指起起伏伏的。

  程渝受不住这勾引,解开裤子,大鸡巴放出来,直接贯穿进她小穴里去了。

  夭夭惊叫一声,汗水涔涔地搂住他的头,下面几乎将他绞紧到爆炸。

  他大掌托住她柔嫩的小屁股,一下下地从下而上贯穿她,一直插到地上一滩水,她被由紧肏到松,小穴穴控制不住的一下下收缩吸吮他,嫣红的嫩肉和他紫红色的大肉棒来回摩擦着,狠狠地,程渝一下下往她的小子宫里凿,大有撬开那小子宫让她在高潮里吸自己一晚上的趋势。

  小女人仰头漫长地呻吟了一声,“啊……”,漂亮的小屁股一下下抽搐收缩着,上了一个高潮,男人却像受到鼓励似的一下下在她高潮里猛肏着,夭夭一下就受不了了,眼泪被激出来捶打他的背,嘴里支支吾吾不知说什么,“不……哈……爽死了……不要啊,啊——”

  连环的高潮接连着炸开,烟花似的盛开在她眼前,夭夭哭着求饶,咬他肩膀,程渝将她放到在地毯上继续维持着她的高潮,在她连连抽搐的时候弹她的阴蒂,抓住她两只手,捏着她的阴唇往旁边拉扯,让她吞自己更深,更紧,拇指抹开那繁复的嫩肉露出最脆弱的那个小白点,大鸡巴猛地抽出来,含吮上那个小白点,夭夭眼前一片白光,尖叫破开喉咙,程渝被她身体最深处的骚水喷了一脸。

  程渝托着她软软的身子,在浴室的墙面上从后干她,她双腿哆嗦站不住,踮着脚尖撅屁股往后吞他,最后被他悬空抱起来,敞开腿被他肏的毫无还手之力,怎么求都没用,怎么扭屁股都在他大鸡巴上插着,小手抠着滑溜溜的墙面,被插的满眼烟花,流着口水求饶,说帮他含一含,他那强悍莽撞的劲儿才稍稍缓了一缓,邪笑着放她下来亲一下她嘴角说:“看你这么馋都流口水了,先肏你尿一下再说。”

  夭夭懵了,猛烈摇头:“不不不……不要——”

  程渝整个将她双腿敞开架起来,让她的重量被地心引力弄得下压,看着那因为激动紧张而紧缩的小穴穴,吸口气像烈马一样狂肏猛干起来。

  夭夭齿缝被捏开,在浴缸边上被又肏了一次之后,才扯出她小舌头,亲了一会儿,而后程渝将热气腾腾的大鸡巴送到她嘴里。

  意识到自己含住了一个大东西之后,小女人迷蒙的眨了眨眼,刚刚身体被猛地抛到半空的感觉吓到了她,她哭着打了程渝一下,程渝摸她脸,道:“嘘……老公在你嘴里呢,别咬断了,含住……对含深一点……宝宝好乖……小姑娘最乖了……等吸的差不多了插进去,老公全给你射完,射一个跟你这么乖的小姑娘出来好不好……”

  好屁。

  热气腾腾的东西好腥好烫,小女人合不拢嘴,只能饥渴地吞咽着,程渝眯眼看她,拉开她柔嫩的双腿,不顾她的阻拦,哄着她含稳了,好好吃,手指开始施展一切的技术伺候她的小穴穴。

  浴缸边上,一男一女姿势诡异地在做爱,女人靠在浴缸边,男人单膝跪地,一手扶着她后脑吃自己的鸡巴,另一只手插入她的两腿之间给她最棒的安慰。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不行了。

  程渝咬牙,轻柔从她嘴里退出来,亲了一下,将她抱到马桶盖上,自己再坐上去,鸡巴埋入她不断紧缩的小穴穴里,后面是水箱,夭夭退无可退,整个人往后仰,程渝腾出双手看她漂亮的私处,被白灼染的一塌糊涂的,他一手狠狠虐着她的小阴蒂,另一只手和自己的鸡巴一起肏进去。

  欠了一整个月的肏,一晚上必须给他补回来。

  天空泛起鱼肚白。

  程渝的手摸到了一个假阳具的开关,将按钮开到了最大,他的身下,小女人迷迷糊糊醒了又睡,因为几乎没几个小时的睡眠,眼皮都是微肿的,她底下仍旧一塌糊涂,快脱水了,屁股后面菊花里的假阳具震动的更快了,她嘶哑的呜咽了一声,小手抚摸着程渝赤裸的胸膛,上上下下哆哆嗦嗦的伺候他,沙哑着小嗓子求饶,程渝感受到了隔着一个薄膜那阳具的震动,吸口气亲她,自己的鸡巴在她湿淋淋的小穴里进出的更狠更猛烈。

  底下的人儿最后被逼入了黑甜乡了去,身子还一抽一抽的,浑身上下都是被掐出的红痕,因为过度纵情而泛起的泛红,小穴穴被狂蜂浪蝶似的他采撷的满是白灼且还在不断涌出,程渝觉得够了,暂且够了,抱紧她软软的小身子插到自己射了出来,堵住那张嘴吐液的小穴穴再一次射满了她的小子宫,感觉她还在下意识饥渴的吞咽他,程渝心里这才稍稍缓解了思念之苦,想着给她休息一下,明晚再来吧。

  夭夭在日本进修提前了一个月回去。

  因为吃不消早晚都要奋斗努力的这个现状,她咬咬牙提前结束了一部分课程,打算另外一部分改成网课形式回国内上,终于在买到了回国的机票以后,用一顿饭的讨好换来了程渝说今晚不做。

  这人在性事上怕是有毒。

  当夜。

  程渝接了夭夭电话,她交接完了这边的事,两人约在一个餐厅见。

  程渝去的时候觉得不大对劲,门口没太多辆车,人也少,进去果然感觉清冷到不行,夭夭给这里清场了,在一个挺大的包间里面等他,程渝换了鞋,进去,看到小矮桌对面的小女人倒了酒,自己拿着案板切了刺身做了蛋包饭之类,见他进来,一笑,开了口:

  “不好意思我自作主张……联系了一下你养母,她说你从小没有过过生日,不怪她不给你过,是她自己都不记得具体生你的日期,且一生下来纳斯就抱走你了,谁也没觉得应该给你过生日,她自己只隐约记得是春末夏初,四五月份的时候,只能当做是今天了,坐。”

  程渝愣了愣,半晌坐下来,和她面对面。

  夭夭捧起一杯清酒,眼神亮亮的,说:“感谢你的出生,感谢你来我身边,程渝。”

  程渝没料到会有这样的祝福,端起酒杯,问:“你真这么认为?别人这么说我可以理解,夭夭,你真的这样想吗?”

  “是啊。”

  “有遗憾,有埋怨,可还是很感谢。”夭夭碰了一下他的杯子,“程渝,生日快乐。”

  他喝了挺多酒。

  日本的清酒喝不醉人,他却被这种幸福给弄醉了,前半生真是想没想过,前两年偶尔会梦见爆炸那一瞬间纳斯那扭曲又淡定的脸,她隔着烟火对他吐出一句话,说程渝,你这辈子都会身在地狱。

  他是一直身在地狱,她不知道罢了。

  可地狱有天突然有了光,一只小小的白白嫩嫩的手伸了下来,拉了他上去。

  疼痛。遗憾。不甘。渴望。惧怕。这才是人间。

  车水马龙。

  程渝搂紧了怀里的人儿,看她满脸酡红,明显喝醉了笑吟吟傻笑着的脸,捏了捏她腮帮子说:“小姑娘,今晚继续。”

  夭夭脸色一下子变了,这美妙的氛围一下子特么的就不香了。

  程渝笑出声来,他很少有这么情绪外露的时候,捧着她气鼓鼓的脸,亲上她脸上的红晕,敞开风衣抱住她,给她挡住了此生以后所有的风寒。

  是我该感谢你啊。

  傻子。

  ——程渝VS林夭夭(全文完)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