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反向驯养(骨科)>目录>

恨我就行了

恨我就行了

小说:反向驯养(骨科)作者:南无晚钟字数:2180更新时间:2021-10-12 06:43:11

  

  傅年年隔断日子就想淫乱一下,不代表她真想傅钊宁出现。

  那是从前的后遗症,高三后期,他们俩都已经忍了很久。傅年年高一起就有不可言说的瘾,到了高三,每回都用那种方式减压,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是黄书里的小淫娃。

  傅年年有段时间十分纠结,纠结和哥哥一刀两断前要不要白嫖哥哥一次。

  理智战胜了欲望,她忍住了,结果两年来时不时受欲望折磨。

  傅年年不满:“你又犯什么病?”

  “他抱你就行,我就是犯病?”

  傅钊宁习惯她的恶言恶语,捂着她的嘴把她按在腿上。傅年年被镇压,丧权失地,被哥哥揉猫一样撸。

  昨晚的拥抱,今天的强势,和过去一年多来大相径庭,傅年年严肃怀疑傅钊宁在装分裂。

  导火索是“去死”?

  傅钊宁为什么对“去死”这么敏感,她随口一说他就变成这样。

  朦朦胧胧,傅年年想起决裂后不久,傅钊宁一度纠缠不清,每次他联系到她,她就恶言恶语花式袭击,似乎还说过“你死了我就考虑原谅你”之类的话。

  所以,他把身为正常人的自己“杀”了?

  这未免太舔狗了,傅年年直觉不可能。

  但傅钊宁很病态。

  她虽然难以理解那种伤害性的喜欢,充满肉欲的占有和在她看来莫名其妙的情根深种,但傅钊宁的确对她包含畸形爱意。如果那是爱的话。

  答案……做一遍就知道了。

  傅年年不爽傅钊宁很久了。她本来可以平平淡淡忘记,他非要惹出人格分裂的破事,硬拗出一个光风霁月的傅钊宁,又不光风霁月到底。凭什么他想忘记就忘记。

  虽然不想承认,但比起神经病“主人格”,她其实更厌恶那个看着完美无缺的“副人格”。

  这种厌恶如影随形,融进她的骨血。傅钊宁想要光,所以把她拉进泥潭。她不愿意成为傅钊宁那种人,可她也喜欢光,她能把别人拉进深渊吧,她做不到,就只能针对傅钊宁,把傅钊宁因人格分裂跳脱深渊的一半重新拉进来,就像他曾经对她做的那样。

  女孩子的堕落只需要一瞬间。

  她为他人着想,谁又来理解她的不痛快。

  两年的时间并未抚平心上伤痕,傅钊宁总在她身边出现,干扰她恋爱,骚扰她身体,可恶的是他依旧活得很好,比两年前更符合“天之骄子”的标准。

  傅年年听见她心里的声音。和他做一次,确认那个猜测是否正确。如果傅钊宁真分裂,她就要他再裂个七八瓣,如果假分裂,她要把傅钊宁折腾到死。

  傅年年的长发乌黑顺滑,握在傅钊宁掌心,像一捧柔纱。傅钊宁正抚弄着,控住的妹妹却停了挣扎。她静静看着他,然后开始脱衣服。

  傅钊宁:???

  满眼都是问号。

  傅年年笑,眼眸春水灵灵,隐约有十五岁的影子。傅钊宁直直看着,傅年年已经解开上衣扣子。

  她穿着毛绒绒的冬季睡衣,裹成厚厚一团,两条修长的腿经裤管一包,粗如小象腿,不好施展。

  终于把上衣打开,里头是丝绸的吊带背心。傅年年没有穿内衣,乳尖受冷气一激,凸出顶起衣料。

  傅钊宁的动作完全停了,他突然无法理解目前的境况。他是打算逐步让傅年年对一个人格产生好感,为此他打造了两条证据链,好解释为什么人格分裂还会想跟妹妹上床。

  可他才开始行动,戏刚刚开幕,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傅年年面无表情踢开绒裤:“你不是对我有性欲吗?”

  傅钊宁盯住妹妹腰间那块粉嫩布料:“……会不会太快了。”

  ……傅钊宁嘴巴里居然会说这种话。

  傅年年甜笑:“那哥哥盯着年年那里做什么。”

  傅钊宁还是觉得不对劲,他挪开眼,要遵循人设纠结一番把傅年年衣服盖上。

  傅年年笑容消失:“你要敢把我衣服拉上,这辈子不要想跟我做爱。”

  傅钊宁把她搂起,绒衣脱掉,双手箍住她的腰。

  这种言听计从的程度和执行力无一不让她想起两年前的傅钊宁。

  傅年年突然没了兴致。

  她喜欢以前那个自己。

  从前那个每天都开开心心,没有这么多阴暗面的自己。

  “我……”

  傅钊宁垂眼,睫毛颤抖,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傅年年嗤笑,审视他,忽然发现不用献身也可以有法子确认。

  “哥哥,腰疼。”

  傅钊宁乖乖放手,揽住她的臀。

  阳奉阴违的程度也和从前旗鼓相当。

  傅年年蹭着兄长的脸,轻轻笑说:“哥哥和以前真像……弄得我突然不想做了,怎么办。”

  傅钊宁握紧她的腰臀。

  傅年年故作天真地歪头:“看来哥哥想和我做。那哥哥应该讨我开心呀。”

  神情可爱又引人烦躁。

  傅钊宁哑声:“想我做什么。”

  傅年年抚着他的胸膛,笑盈盈说:“比如,断个手什么的。”

  傅钊宁眼神一凝。

  傅年年浑身发散着如有实质的恶意,用聊天气的寻常口吻笑着撒娇,酝酿两年的话语仿佛淬了毒:“哥哥不是说忘记从前的事了吗,哥哥从前惹我生气了,我还没有消气,要哥哥断手断脚才能好呢。”

  一室寂静。

  光照进窗户,给近窗的家具敷了一层灿阳。

  可惜照耀有限,房子太大,两人都坐在阴影里。

  傅钊宁看着妹妹,眼底一片幽深。看久了,最深处似乎形成个小小的空洞。

  傅年年的脸映在他眼里,三分恶毒,三分自厌。

  他是不是忽视她太久了。

  傅年年乖巧懂事,讨人喜欢,从前撒娇都是对他,其他人见到的则是她懂事的那面,她的悲伤对于他们微不足道。

  而这两年,因为他的“病”,家族的目光都投向他,谁会去关注傅年年。

  傅钊宁微微失神。

  “恨我就行了,宝贝,恨我。”

  他喃喃,半晌,慢慢动起来,埋首在妹妹颈窝。

  ——

  卡文了一周,上周上班写公文,写出了好多口水话,改完公文觉得要不会写小黄文了。所有的章节都是根据当天情绪写的,感觉前面有些部分顺从我的情绪却没考虑哥哥和妹妹,导致逻辑诡异和目前转折困难,难以接续,所以车老是开不起来,在走剧情,但事后想想也没什么剧情主要是心理描写……

  这一章写了六七个版本,写一版删一版,还不小心丢了一个版本,感觉都不是我要的过渡,这个勉强吧。

  下章开个车。

  开完车再找个章节给哥哥物理暴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