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毒宠万兽太子妃>目录>

第906章 远航·大结局

第906章 远航·大结局

小说:毒宠万兽太子妃作者:凤色妖娆字数:7592更新时间:2020-11-13 09:12:26

  

  云轻道:“正是因为我的念力如此丰厚,所以,就算说你们所有人的念力都以我为源,也不夸张。”

  天下念力,本就自有一源,原本这源头在无极宫,可无极宫的念力如今都在云轻身上,所以,她也就算然成为了念力的源头。

  也因此,当她逆转念力,自我消解的时候,天下间的念力就都失了原头,也会跟着一点一点慢慢散逸。

  云轻道:“你和师兄们念力深厚,在你们身体里储备的也久,如今这消散的感觉可能不算明显,可是这些无极宫的低阶弟子,现在身上的念力,恐怕已经消散尽了。”

  “你的意思是说,从今以后,念力会在这世上消失?”夜墨看着她,终于明白那日她化解漩涡之前,为什么会突然问那么一句,若是以后他们没有念力了,会怎么样。

  云轻轻轻点头。

  当时,她也是没有办法了。

  无极宫破损,逸出的念力造成海底大漩涡,他们那样的大的海船,都没有一丝逃脱的可能。

  她想到的能保命的办法只有那一个,也只能一试。

  脱离危险之后,她一直就在等着看念力在众人身上的存续情况,所以才会一直在无极岛上呆这么久。

  而现在果然,念力已经开始渐渐消失了。

  “这样也好。”夜墨忽然开口。

  云轻转头看他。

  一个人若是从没有享受过特权,那也就罢了,可若是,他曾经享受过某种能力带来的方便和特权,有朝一日再失去,那感觉绝不会好受。

  夜墨对风的运用向来炉火纯青,现在他有可能失去这种能力,可他却说这是好事。

  夜墨牵着云轻的手,笑道;“这本就不是这个世界上该存在的东西,如今消失了,不是正好?而且这东西神神秘秘,又诡异难测,对这世间,也并不是什么好事。”

  “你真这么想?”云轻问道。

  “孤王什么时候骗过你?”

  云轻想了想,夜墨或许瞒过她不少事情,但若说骗,似乎还真没有。

  她道:“不知道师兄阿尘还有宗靖他们知道了,会怎么想?”

  毕竟,也算是她害他们失掉这种能力的。

  “你只管放心就是。”夜墨笑道:“以他们的能力,失去一个区区念力,难道便会一落千丈不成?这也太小瞧了他们。”

  他转头看了一眼院子里,道:“麻烦的,倒是里面这些人。”

  他们都是无极宫的弟子,习惯了念力的特殊,习惯了拥有念力带来的人上人的滋味,现在乍然消失,只怕他们一个个,都会记恨云轻。

  这种记恨其实是很没有缘由的,但当一个人太过失落的时候,多么没有缘由的恨意,都有可能发生。

  云轻轻轻皱眉,刚皱起就被夜墨抚平:“这种事,就不劳太子妃操心了。”

  “你想怎么做?”云轻问道。

  她知道,夜墨处理这种事情很拿手。

  夜墨道:“你方才说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些人,就不必知道了。”

  “可是他们的念力消失了。”

  “这是天谴。”夜墨道。

  “天谴?”

  “没错。无极宫横行多年,视人命如草芥,作恶多端,就连上天也看不下去,所以,收回了他们的能力。”

  夜墨说的一本正经,就连云轻都快要信了。

  “你……”她忍不住笑道:“你刚才还说你不骗人。”

  “孤王不骗你。”

  云轻的心呯呯急跳了几下,这太子向来妖孽,此时专注深情地看着她,眼角如带了朵朵桃花,令人意动神迷。

  “那这事就交给你了。”云轻道:“有劳太子殿下。”

  “为夫人效劳,理所应当。”夜墨轻轻一揖。

  夜墨办事十分妥当,并没有冲进去便告诉他无极宫的弟子他们遭了天谴,而是先命人悄悄地散布消息出去,说这都是他们的报应云云。无极宫弟子先开始不能接受,闹的厉害,再后来,眼见着无极宫中的高位弟子念力也渐渐消失,无形中便开始相信传言,到了后来,这传方更是传遍了云蒙大陆,几乎所

  有人都知道,无极宫犯了天怒,被上天收回神力。

  云蒙百姓也都开始渐渐习惯这世上不再有念力的日子,这令他们中的许多人舒服不少。

  原本念力是一种特殊的身份象征,只要是有念力的人,就天生比他们高一等,他们就得敬着。

  现在念力没了,虽然还有别的等级与不公,但少了一条,对他们来说,总是开心的。

  云轻在确认了念力真的会消失之后,隔天就与夜墨等人一起离开了无极岛。

  她把念力消失的址正原因告诉了东海子云和洛尘等人,正如夜墨所说,他们都并不在意。

  而且他们还和夜墨一样,认为念力消失是件好事情。

  他们都是在高位者,将来更是要统治一国的,如念力这种不可控的因素,在他们眼中,都与危险等同。

  离开无极宫,云蒙大陆四处都是大乱。

  其实也不算是大乱,先前他们各自离国前往无极岛,国中空虚无人,被无极宫趁虚而入,派人与各国奸佞勾结,短短时间便窍国篡权。

  若是他们死在了无极岛,这些国家说不定真就翻了天。

  可是他们没有死,又回来了,自然要将原本属于他们的东西也都拿回来。

  他们在国中本就有所布置,在海上一脱险,就各自传令回国,令事先安排好的人马势力起兵诛乱。

  那些奸佞自然不肯伏诛,因此难免有些混乱。

  但这种混乱持续不了多久,随着夜墨等人离开无极岛,重回云蒙大陆的消息传开,奸佞手下士兵人心浮动,只会败得更快。

  只不过是短短月余时间,各地烽烟就相继平息,那些奸佞该杀的杀,该族的族,手下从众也各有处理,各国很快恢复安宁。

  只是,想要恢复国力,整理国务,肯定是还需要一段时日。

  云轻等人一路行,一路分别。

  他们先一起去了云中城,见到了糖糖,盘桓了几日。

  糖糖果然如云轻猜测的一般,先是抱着她大哭,哭完之后便毫不客气地摆了个屁股给她,一连生了她好几日的气。

  可明明同是离开,洛尘就没事,小丫头抓着洛尘的头发笑得像个小花痴。

  在云中城呆了几日之后,他们再次出发。

  宗靖和东海子云最先离开,一个向北,一个向南,各自回国。

  洛尘与他们一同到了归离,然后才穿过归离,继续向西。

  云轻和夜墨往归阳走的途中,遇到了柳清朗带着柳清锋一同前来。

  柳清锋一见到云轻就扑上前来,也不顾他如今已经是个大小伙子,还像个孩子一般,看得夜墨很是不爽。

  不过想想柳清锋毕竟是云轻的亲弟弟,这份不爽他到底还是忍了下来。

  柳清锋和我柳清朗还没怎么见过糖糖,抱着不撒手,一口一个逗她叫舅舅,那份宠溺,看得云轻都头疼。

  这丫头,将来非得无法无天不成。

  在云轻等人在无极岛的时候,南昭也发生了叛乱,甚至柳清朗和柳清锋的处境一度还非常危险,但幸好夜墨在那里留了些后手,才帮着他们顺利平息。夜墨一路向归阳行进,归离的叛军一路败北,到了离归阳只有三五日路程的时候,那些叛军彻底溃退,自己从城中把门打开,迎接夜墨,至于与大长公主勾结的叛党,更

  是被他们自己给杀了。

  夜墨对此只是一笑,根本不在意。

  他本来就没有把这些叛党放入眼中。

  在他们一路归国的过程中,各处接连传来消息。

  东海子云,宗清,洛尘,先后登帝。

  只是,登帝时间过于密集,离得又远,云轻实在没有办法一一前去祝贺。

  不过,虽然她没有办法去祝贺,东海子云几人却全都来祝贺她了。

  夜墨的登帝仪式有意往后拖了一个多月,云轻心里虽然有些猜测,但看到东海子云、洛尘、宗靖几人齐聚归阳的时候,还是难掩惊喜。

  燕倾一路跟着夜墨,自然也早在京中。

  归离的登帝大典与封后仪式同时进行。

  红绸铺地,红烛满宫。

  整个归阳在这一日,都火红色的。

  夜墨身着红色的喜服,远远地看着云轻被人一路搀扶而来。

  当全福的妇人将云轻的手交到夜墨手中的时候,夜墨轻轻攥住,竟有些不自觉地发颤。

  礼官高声喝:一拜天地。

  天地为证,以表我心。

  二拜高堂。

  高堂空悬,云轻微微停滞,但终究跟着一起拜了下去。

  夫妻交拜。

  二人对拜下去,抬头的时候,夜墨便直接揭了云轻的盖头。

  盖头下,云轻笑靥如花,一如初见。

  夜墨再次握紧她的手:“亲亲,我娶到你了。”

  故事到此,便该结束,然而,故事到底还没有结束。

  一年后,夜墨被云轻拉着,非要他陪她去一处地方。

  夜墨对云轻的意思向来不违拗,虽然不知云轻在弄什么神秘,还是跟着她一同来了。

  云轻带他来的地方,是一处僻静地方一个隐秘的小山坳。

  尚未到地方,先看见了洛尘。

  一年不见,洛尘登了帝位,虽然还是爱穿白衣,但身上已然多了一股凛然的气息,令人心生敬畏。

  不过夜墨自然是不怕他的,只是看到他来,还是难免感到几分威胁。

  洛尘什么时候到归离来的?还到了归阳附近,他居然一点也不知道。

  能做到这种隐瞒的,若非身这这个女子帮忙,那是绝不可能的。

  想到云轻居然暗地里还和洛尘有联系,夜墨心头就酸了吧唧的,像生嚼了几个柠檬。

  不过,他还是很有风度地道:“楚皇何时到了归离,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好让朕招待招待?”

  “夜皇当真如此欢迎我?”洛尘道:“那我倒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一下,多住几天。”

  他与夜墨之间的交锋,从未停歇。

  夜墨当即变了面色,道:“楚皇国事繁忙,岂敢久留。”

  洛尘看他一眼,根本懒得答话。

  不论世间传闻归离皇帝有多么勤勉英明,到了云轻的事情上,依然幼稚的如个稚子。

  他大人大量,不与这种稚子一般见识。

  他向着云轻微微点头。

  “他们怎么样?”云轻张口便问。

  “很好。”洛尘轻轻点头。

  夜墨狐疑地看着他们,亲亲和洛尘到底在说什么?为何他竟听不懂。

  “亲亲……”夜墨牵着云轻的衣袖,一脸委屈。

  他家亲亲是视觉系,他这张脸,向来好用得很。

  云轻白他一眼,扯回自己的衣袖,道:“别闹。”

  夜墨委屈,洛尘一来,竟连他的脸也不好使了。

  云轻拉着他的手,道:“我带你去见个人。”

  说完,拉着夜墨就走,连洛尘也没有招呼。

  夜墨心头疑惑更重,甚至有些忐忑起来,但他还是强自压着,和云轻一起向前。

  再往前,便可见一个小小的院子,里面两三间茅屋。

  云轻带着夜墨走到院子门口,就停了下来。

  此时,里面的人也正好走出来,一男一女,似乎身体都不算太好,彼此依偎着,相扶着慢慢走出。

  夜墨站在竹篱边上,整个人忽然僵住,似是连怎么挪动身体都不知道。

  院子里那两人,身形,眉眼,都是他曾经见过的。

  他也以为,他们早就死了,永远也不会见到。

  院中的人也看到了院外的夜墨,同样也站住了,就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他。

  “怎么回事?”夜墨忍了又忍,到底没忍住嗓音中的嘶哑:“亲亲,你要给我一个解释。”

  “就是你看到的。”云轻道。

  “不是……克隆?”夜墨还记得这个词。

  “不是。”

  “怎么可能!”夜墨低头看她:“你明明和白璇玑说过,死者复生,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你说过,无极宫那种说法,根本就是撒谎。”

  “不是撒谎。”云轻说道:“是我对白璇玑撒了谎。”

  她就是不爽那女人,不想那女人为自己的作为而自我感动,所以哪怕在临死前,她也要告诉白璇玑,你所求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实现,你所有的付出,不过是一个笑话。

  云轻,从来也不认为自己是个善良的人。

  “纯血之人可以令死者复生的说法,是真的。”云轻道:“只是,我也没有把握,所以,做到之前,不想告诉你。”

  说起来,还真要多谢白璇玑,她临死之前所做的那一切,其实,已然将武帝唤醒。

  后面所需的,就是漫长的恢复。

  至于夜墨的母后,她的念力远比白芳华要强,在天柱中锁了那么久,也依然有一丝生机。

  但和武帝一样,她也太地虚弱,那丝生机只有极微弱的一线,云轻也不敢说,一定能我救活。

  所以,当时她将夜墨的母后,也一并送到了洛尘那里。

  这一年多来,她一直和洛尘书信往来,交流着复生武帝夫妇方法,后来武帝夫妇醒了,也一直洛尘派人在这里照顾。

  直到此时,他们完全苏醒,连记忆也一并找回的差不多,她才终于带了夜墨到来这里。

  “是……墨儿吗?”那个女子当先开口,声音轻柔,像是怕惊着了夜墨:“是墨儿吗?”

  武帝也抬头看着他,问道:“你就是我的儿子?”

  血脉之间的联系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无论夜墨先前有多少不信,在他们开口的这一瞬间,夜墨都相信了。

  他仿如梦游一般地走过去,在水玲珑身边停下,低低地叫了一声:“母亲。”

  接下来的时间,就连云轻也没有去打扰他们,而是转身离开了。

  好一会儿之后,夜墨才来找她:“父亲和母亲想见见你。”

  云亲其实不是第一次见武帝和水玲珑,这一年多她不知多少次来看过他们了。

  可此时,她却感觉到了一丝紧张。

  见到睡着的他们,和此时见公婆,到底是不一样的。

  夜墨轻声道:“怕什么,天下间没有比你更好的儿媳了。”

  若是没有云轻,别说不会有武帝和水玲珑,就是夜墨,此时也早已成为冢中枯骨了吧。

  云轻到了水玲珑和武帝身前,水玲珑满是慈爱地打量着她,武帝也审视着她。

  好一会儿之后,武帝才道:“你很好。”

  云轻对武帝一直都是闻名,武帝彻底醒为,她也是第一次见武帝。

  此时亲身体会一下,才知他那盖世的威名,并非传言。

  未见时有些惴惴,真的见了面,听武帝说了话,她反而平静下来,点点头道:“多谢父皇夸奖。”

  武帝是夜墨的父亲,自然也是皇了。

  谁料,武帝却摆了摆手:“就叫父亲吧,我和玲珑商量过了,不会再回皇宫。”

  云轻微微诧异,看向夜墨。

  她还以为,夜墨会希望和他们多聚聚。

  夜墨道:“父亲和母亲想四处去走走。”

  当年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忙于四处征战,战事未平,他们便双双身遭不测。

  世间这么好,他们竟没什么机会去看一看。

  如今活过来,这条性命像是捡回来的,他们都不想浪费。

  云轻能理角,只是对于夜墨,是不是薄情了些?

  夜墨从出生到现在,应该算是第一次见他们吧。

  “也不是立刻就走,这身体总还得养养。”水玲珑温柔道:“我听墨儿说,你们已经有了一个女儿,总得把她带来给我们这爷爷奶奶见见。”

  云轻这才反应过来,他们身体虚弱,总要再养一段日子的,和夜墨也总还有一场相聚。

  只是她心里太在意夜墨,不自觉就先为他着想,竟以为他们是立刻就要走。

  看到云轻的反应,水玲珑和武帝相视一笑,都露出满意的神情。

  他们的儿子运气不错,竟能找到这样的姑娘。

  当夜,便留在了这里,连着洛尘一起,一同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饭。

  洛尘也要在这里呆些日子,云轻能将他们救醒,却不能为他们将身体调理好,这种事情,还是得洛尘出手。

  洛尘也不曾推辞,一口应了下来。

  武帝夫妇知道了洛尘的身份之后,更是颇为讶异,他们不曾想过,云轻夜墨能与一国之皇有着这样好的关系,而洛尘居然也愿意孤身一人,就呆在归离的境内。

  在夜墨略略说了些洛尘的事情之后,虽然说得并不分明,但武帝还是以惊人的敏锐注意到了,他拍着自己儿子的肩膀道:“小子,你运气不错。”武帝和水玲珑都是在极年轻的时候便因种种原因沉睡,这使得他们的容颜也得已停滞,云轻和夜墨与他们在一起,不像是父母子女,倒像是兄弟姐妹,被武帝这么拍着肩

  说这话,夜墨先是面色一黑,既而便轻轻笑开。

  的确,他运气真好。

  洛尘在归离呆了一月,将他们的身体初步调理好,就留下方子,先行离去。

  武帝夫妇是在半年之后离去,四处游玩,只在云轻生下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回来了一次。

  从那之后,就再没有人见过武帝夫妇。

  洛尘告诉云轻,武帝夫妇虽然复生,但身子底子到底伤了,他虽极力调养,也不能保证他们到底能活多久。

  武帝更是在回去见过自己孙子之后便直接告诉夜墨,他们不会再回来,夜墨也不必挂念他们到底是生是死,若是得不到他们的信息,便当他们还一直在四处游历吧。

  在云轻生下儿子的这一年,燕倾提出离开。

  他并非自己离开,而是千渚女皇举国为聘,希望燕倾能去千渚为皇夫。

  燕倾并没有同意,但却还是决定离开。

  燕家在千渚,当年父亲从燕家被赶出,他却到底要为父亲拿回一些什么。

  而且,他也不能总没有自己的事情。

  看着云轻的儿子一出生便被立为太子,知道云轻会过得很好,他便已经知足了。

  千安没能聘得燕倾为王夫,但却并未气馁,不管怎么说,燕倾是到了千渚,她有的是机会。

  从那以后许多年,千渚都流传着女皇心仪燕家家主,百般求聘的传说,更有东海国的第一公主东海子莹千里而来,上演了不少生动的情节,但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宗靖与东海子云先后娶妻,生子,云轻都亲自去了,送上了贵重的贺礼。

  西楚皇帝洛尘终身未娶,只是身边一直有人相陪。

  众人都知道那人原先是无极宫的人,对她并不是很信任,但她并不在意,只一心一意跟随在洛尘的身边。

  只是,一直到洛尘云世,她也只是洛尘身边,最信任的女官而已。洛尘是所有人中第一个离世的,他年幼时候的严苛训练,将他身体淘空的太厉害,年轻时或许不觉,随着年纪增长,仿佛一夜之间,病痛便如排山倒海一般涌来,就算他

  自己是这天下最有名的名医,也医治不了。

  彼时,他已为西楚从皇室中选择了合适的继承人,将一切责任都完成的尽善尽美。

  他去世的很突然,就算云轻快马加鞭日夜不休,也未能见到他最后一面。

  她最终见到的,只有一个精美的皇陵,还有白悠恭敬的说辞:“陛下说,病中不雅,便不相见了吧,唯愿娘娘心头,仍是年少初相逢。”

  年少初相逢?

  那是什么样子呢?

  云轻几乎没有费力就想起来,那时满园春色,她在人群中独独指着他,说:“至少要长那个样子,才值得本王女睡一下。”

  原来年少时,他们还有过那样肆意的时刻啊。

  原本以为只是初相识,后面还会有更美好的一切。

  可是想不到,那个时刻,竟已成了洛尘心中最美的记忆。

  洛尘去后,云轻消沉了一阵子。

  世间一切美好的逝去都会令人惋惜,何况洛尘是那样美好到令人难以想像的人物。

  这份消沉,直到东海子云传来了一封书信。

  东海子云的王皇后在数年前因病逝世,他便也没有再娶妻,只是将儿子好好扶养长大。

  数日之前,他的儿子刚刚登基。

  东海子云的信很简单,只有九个字:天地阔大,乘舟浮于海。

  云轻和夜墨只是一望,便已然心动。

  他们最远的距离,不过到了东海,听说大海之外,尚有无数未见过的地方,未见过的人。

  夜墨看了看了自己已然十七岁的儿子,比东海子云的儿子也不过小了三岁,似乎也差不多。

  再说,这些年战飞荆远帆都很有长进,朝中其他一些青年才俊,也都培养好了。

  于是,太子殿下几乎是莫名其妙便被一场加封典礼推上了皇,而自己那对父母,在登基大典的第二日,便跑得不见踪影。

  数日后,云轻在海上吹着海风,感受着久违的自由与欢畅,却忽然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云小糖!”她狮子吼怒喝!

  她还指着糖糖留下来辅佐弟弟呢,她是什么时候偷跑上来的?

  “娘亲,娘亲……爹爹,你们就让我跟着去吧,我去玩一圈就回来!”

  糖糖扭股糖似地抱着云轻撒娇,又一个劲地给夜墨使眼色,这还不够,连东海子云也捎带上。

  夜墨和东海子云向来宠她,而且此时船已出海,再回去也是不现实,万般无奈之下,只得连她一同带上。

  糖糖得了云轻的允准,欢喜在甲板上大笑大跳。

  云轻有些无奈,又有些暗自的喜悦。

  她站在船头,看着远处无尽的大海和天空。

  穿越之前,谁能想到她的一生,竟会是这样过去呢?

  即使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她也依然对世界充满好奇,对生活充满探究的欲望。

  海船之下,不知何时聚集起许多海豚,云轻口中发出几声轻亮的哨声,海豚一股脑散去,片刻之后,便带着许多鱼回来,一个个跳起来向甲板上扔。

  糖糖在一侧开心地大叫:“母亲你怎么这么厉害,你这御兽的本事,什么时候教教我啊!”

  念力早已不存,但这御兽的本事,却从未丢下。

  也说不上什么御,云轻从未觉得它们低自己一等,它们一直都是她的朋友。

  “一个姑娘家,有点样子!”云轻像所有的母亲一样,装作嫌弃地教训了几句自己的女儿。

  正想再说些什么,忽然神色一变,大叫道:“夜墨!”

  夜墨闻声赶过来,急声道:“怎么了?”

  即使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云轻的事情,依然是他心头的第一要务。

  云轻小心翼翼地将手伸出怀中,从里面摸出一样东西。

  那是一颗白色的珠子,更确切的说,是颗卵状的东西。

  就在云轻把手拿出来的时候,那东西忽然拱了几下,一下被拱破。

  一颗毛茸茸的小头从里面探了出来。

  那东西睁着两只黑亮亮的眼睛,左看看,右看看,像是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

  云轻看着这小东西,不觉眼眶有些湿了。

  她点了点这小东西的鼻头,微笑说道:“你好呀,小白大人。”

  (全文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