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流浪之城>目录>

第六百八十六章 家家户户种娃忙(终章)

第六百八十六章 家家户户种娃忙(终章)

小说:流浪之城作者:天府酒客字数:6745更新时间:2020-11-18 08:51:09

   一年后,J·维尔市,殷老板的会客室。

  骆有成坐在宽大的沙发上,享受着人工智能提供的按摩服务。他喝着香浓的咖啡,调侃着殷老板:

  “你把所有人的生物芯片都解除了,这可不是有底线的坏人该做的事。”

  殷有伦摆手说:“没必要了,没了杰弗逊这根搅屎棍,大伙儿的戾气也散了。”

  在杰克逊消失后的一年里,J·维尔市市民的心态愈发平和,都安安生生地过着自己的日子。

  提到杰弗逊,骆有成情绪复杂。杰弗逊在J·维尔市的十几年里,数千人因他而死,他是加害者。但另一方面,他又是赤蝠的受害者。在他恢复了数百年前的记忆后,不愿再受赤蝠控制,毅然自爆。从这点看出,这人本心不坏。

  “杰弗逊也是个可怜人。”骆有成说。

  殷有伦来了兴趣:“说来听听。”

  骆有成摇头说:“都过去了。”

  要想说清杰弗逊的故事,故事太长,其中还会涉及到骆有成许多私人隐秘,骆有成不愿意说。关于杰弗逊和赤蝠的纠葛,骆有成也不清楚,他们的记忆、恩怨都随着那一声声爆炸化作了尘埃。

  殷有伦是知趣的人,没有刨根问底,他接着上面的话题说:J·维尔市的市民都在忙着造小人,下一代是最好的让人回归理性拥抱生活的释压剂。

  至于解除芯片后还能不能获取市民的忠诚,殷老板不担心。他认为只有他才能让J·维尔市市民过上安全富足的生活,市民必然会拥戴他。当然,殷有伦并不是一个盲目自大的领袖,在解除芯片的同时,他也颁布了全面禁枪令。

  骆有成笑了笑。在他所认识的末世领袖中,殷老板的确是最精于权术的一个,比如他正在对联合议会干的破事。他问道:

  “去年你向联合议会要两千人,今年又让他们缴纳战时救援补偿款,你在搞什么?”

  “联合议会吵吵闹闹了两年,最后不是啥也没给吗?”殷有伦笑着说,“说实话,我不缺他们那点人和物资,就是不放心他们。我要给他们添点乱。”

  骆有成倒是挺理解殷老板的做法的。联合议会是由鬼窟前股东组成的,现在驯服不代表他们丢掉了骨子里的狼性。殷老板不时敲打他们一下,并暗中挑动米海志夺权,让他们内部不能成为铁板一块,这是好事。

  骆有成告诫殷有伦:“敲打是可以的,但别过了,人类好不容易熬过这一关,经不起折腾。”

  “这点我有数。”殷有伦笑着反问,“敢问先生,人发会每年给联合议会的生育药剂的配给是多少?”

  骆有成说:“每年一千剂。不过LRSW8型孕育液不限量供应。”

  殷有伦哈哈大笑,LRSW8型孕育液一大堆副作用,要生出健康孩子的前提是必须进行基因编辑。联合议会没有基因学专家,今年多了上百个小毛孩,正为这事头痛呢。现在有了完全无毒副作用的生育药剂,谁还要LRSW8型孕育液呢?

  殷有伦不清楚生育药剂中的主要成分就是从LRSW8型孕育液中提炼出来的,他只把毛孩当笑话看。

  “这么少的配给,联合议会内部要争破头。先生也没安好心。”殷有伦说。

  骆有成故作头痛地说:“产量太低啊!”

  殷有伦又大笑。好东西要先满足自家人,剩余的才会拿出来分享。这道理到哪里都能站住脚。殷有伦笑了很久才停下来,他揉了揉面颊,诚恳地说:“谢谢先生了。”

  人类共同发展促进会向J·维尔市提供了足足一万支生育药剂,这意味着J·维尔市将有三分之一的人被治愈。只需三年,所有人都将恢复生育功能。骆有成之所以对殷老板这么大方,是因为在人类大义上,殷老板始终坚守着红线,没有逾越一步。

  这声谢,骆有成坦然受之。他问:“J·维尔市有多少妇女怀孕了?”

  殷有伦惊叫道:“就算生猪仔也不会这么快吧?”

  骆有成失笑,他记起生育药剂送过来也不过才两周。他又问:

  “你女儿呢?四个月前送来的两支药剂应该用在你女儿女婿身上了吧?”

  “怀上了,胎儿一切正常。”殷有伦再次致谢,“感谢先生把我女婿救回来。”

  一年前,骆有成从赤蝠的密室出来后,立刻拔除了何有道脑子里的改造魂。当然,即便不拔除影响也不大,在赤蝠、相毓(假赤蝠)、公输盘(常院长)和侯魈(杰弗逊)死后,这条改造魂已无力去控制何有道。

  “生分了。同一件事,没必要多次感谢。”骆有成摆摆手,随后,他肃穆道,“这次来,有件事要提前知会你一声。”

  殷有伦身体坐直了,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殷有伦与骆有成只见过三面(指减肥后,他至今还认为那个胖墩是骆有成的弟弟),每次见面,他都觉得这个年轻人的气质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殷有伦从平起平坐,到仰视,现在有想膜拜的冲动。好在他在高位坐了二十多年,气场上暂时还能Hold住。

  骆有成说:“我准备退休了。”

  殷有伦惊得从沙发上跳起来,在这只老狐狸看来,这是骆先生对他的考验。他急忙说:

  “先生声望如日中天,就算您想世界一统,也不会有人反对。”

  “累了,倦了,想休息了。”骆有成说,“大事我摆平了,那些世俗小事就交给你们了。”

  殷有伦此刻心情是复杂的。

  一方面他把骆先生看成末世的支柱,没有什么事是骆先生做不到的。比如灭鬼王,再比如几十个势力折腾了二十多年没解决的生育问题,骆先生出道八年就全搞定了。

  另一方面,正是因为骆先生的优秀给这个半老头子无穷的压力。骆先生此时选择退出,殷有伦不用再面对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整个人都感觉轻松不少。

  骆有成继续说:“联合议会将迁往欧洲,欧洲和非洲以后就是他们的势力范围。人类共同发展促进会我会交给胡永胜和易慕付华打理,一个主内一个主外,亚洲和大洋洲归他们。你就做你的美洲王。三分天下,没意见吧?”

  “我没意见。”殷老板摇摇头又点点头,“先生,您辛辛苦苦创下的基业,就这么拱手让人了?”

  “所有权还是我的嘛,只是交给别人经营。”骆有成似笑非笑地看着殷老板,“我呢,打算成立一个元老会,总部就设在千熙天城,在天上飞着,巡游天下。”

  “这,这……”殷老板瞠目结舌,刚刚掉下去的石头又回到了心坎上。还说不管事,这是要做太上皇啊。

  “我拯救了文明,我没有资格巡守天下吗?”殷老板急忙说:“有,绝对有资格。”

  在打鬼王之前,殷有伦还有信心算计一下骆有成,想和他掰一下手腕。除鬼之战中他看到了骆有成的底蕴,他就泄了底气。何况论个人能力,对方是神一样的人物!殷老板果断认怂。就算骆有成现在要求J·维尔市并入人发会,殷有伦心里不乐意,嘴上也不会说半个不字。

  大一统的事,骆有成是不屑去做的。有竞争,有对抗,人类社会才会有活力嘛。三足之势最稳定。

  “我能容忍小摩擦,但绝不允许大冲突。对挑事方,元老会有的是办法惩戒。”骆有成悠悠地说:“不过你放心,你们三方,我不会偏袒谁。”

  “我相信先生会公平公正。”殷老板嘴上说着,心里犯嘀咕,五根手指还不一般齐呢,你不偏帮你家的产业帮谁?骗鬼呢。

  “你在质疑?”

  “没有,我说的是心里话。”

  “我虽然不屑读心,但你的情绪明明白白地摆在我面前。”

  殷老板一惊,记起这一位是意识领域的大家。他深吸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的情绪。

  “你有所怀疑,我能理解。亲疏远近,人之常情嘛。”骆有成呵呵笑着。

  这才是骆有成今天来的真正目的,一是知会,二是告诫。就像联合议会需要殷老板不时敲打一下一样,殷老板这边也需要他时不时清一清头脑。

  殷老板听出了话里的话,暗暗告诫自己,以后绝不招惹人发会,就欺负欺负联合议会好了。

  骆有成没再理会殷有伦的情绪变化,他向殷有伦发送了一张世界地图,上面标红了上百个点,其中美洲有十六个。殷有伦粗略扫了一眼,发现都是旅游景点,其中包括最有名的尼娅贾喇瀑布、璜石公园、克罗腊多、大芭哈玛岛等等。

  “标红的是元老会圈的地,每一处占地约一万平方公里。没意见吧?”

  殷老板哪敢有意见?元老会从美洲圈走十六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对整个美洲来说,不过九牛一毛。只是可惜了那么美丽的风景。

  “先生确实是酷爱旅游的人。”殷老板尬笑着说。

  骆有成说:“元老会也不会独占,适当的时候,会向维尔市的市民开放景区,如果他们有这个需求。”

  殷有伦赶紧道谢。他学乖了,不敢有其他心理活动。

  “你很好。”骆有成见殷老板乖巧,从黑戒里取出一只小瓶,放在茶几上。“这里面有四粒胶囊,给你们一家子的。可以让你们多活几十年。”

  这几粒延寿胶囊不是骆有成给亲人们服用的原版,他将一粒分作了四份,让他们一家共享几百年寿元。敲过棒子,骆有成不介意给殷老板几颗糖。

  殷有伦先是疑惑,随后惊喜。他不认为骆先生会用药丸来害自己,以骆先生的本事,想弄死他,手指头都不用抬,用意念力就够了。这一刻,殷有伦居然产生了一丝归顺之心,但美洲王的野望还是占了上风。

  殷有伦取过瓶子,双手捧着,深怕一不小心药瓶飞了。他开心了一阵子,突然脸色一变,把药瓶放回茶几上。

  “我不能要,我不想经历多次白发人送黑发人。”

  骆有成玩味地看着殷有伦。这头老狐狸是聪明人,这是以退为进,为还未出世的子孙谋求利益呢。

  “子孙想要这份福利,就让他们自己来争取。如果他们能够做出杰出贡献,我不会吝啬这点奖赏。”骆有成的姿态摆得极高。

  殷有伦的小心思被点破,知道不可能求到更多了,赶紧拿起药瓶,小心地装进西装内袋里。

  骆有成放下咖啡杯,用手在沙发上拍了两下。“我要回去了,老婆有了身孕,我得多陪陪她。”

  “先生不愧是天下第一好丈夫。”殷有伦拍了一记彩虹屁。只是他上位久了,平时只有别人拍他马屁,他自己何时拍过别人的马屁。他拍得极其生硬,自己都觉得老脸火辣辣的。

  骆有成假装没看到,转身要走。

  “先生。”殷有伦喊住他。

  骆有成转身,用问询的目光望着他。

  殷有伦:“先生,您的五个女儿……我很遗憾。”

  他这回倒是真情流露。正是因为五个丫头的牺牲,为维尔市扫除了最大的潜在威胁。殷有伦曾通过电话慰问过一次,他认为有必要当面再说一次。

  伤感爬进了骆有成的眼眶,他随即又笑道:“她们会回来的。”

  ……

  千熙天城就停在离J·维尔市不远处的海面上空,骆有成是直接从J·维尔市飞走的。

  回到天城,他看到彩绫湖上有一叶小舟,小船上有两个老人在垂钓。他飞过去,立在水面上,对两位老人问候道:

  “衡老、常律师,二老好啊,身子可还用得习惯?”

  常律师说:“好得很呢,这可比我那具身体强多了。”

  衡思梁依旧不爱说话,他点点头,温和地冲骆有成笑了笑。

  这两具身体都是骆有成用意念创造出来的。他找不到合适的新鲜尸体来移植衡思梁的大脑,常友林原来的身体也已风烛残年。衡思梁有体外克隆人体的理论,但没有体外克隆的设备。骆有成只能用老师教给自己的造物之法。

  一年来,骆有成潜心钻研人体,甚至对细胞结构、体内菌群、免疫系统都做了深入研究,衡思梁的大脑和常友林的身体他也做了细致入微的观察。一周前,他成功地为衡思梁和常友林创造出两具完美的身体。

  当衡思梁和常律师的灵魂归位时,对自己的身体并不满意。他们认为身体太年轻了,没有老人的样子。骆有成不得不对两具身体做了做旧处理——内里年轻有活力,外表是老人。老人们都觉得这样就完美了。

  骆有成没有为自己创造分身。他的理由是不想让柳妹感到困惑,事实上,他是不想让自己困惑。

  他重塑的三个分魂,两个寄居在蜘蛛鹅的身体里,潜心研究精神世界;一个则留在骆有成的意识海,必要的时候帮骆有成出去打探打探消息。

  第一分魂创造的世界叫做“非典型世界”,第二分魂则创造了“非主流世界”,专门吸引脑洞大开或离经叛道不为主流意识相容的灵魂入住。

  这两个世界每月会有一天开放日。两个分魂会在这一天操控着蜘蛛鹅前往魂乡,接驳系统,让里面的灵魂和魂乡里的同类互动。

  三个分魂各司其职,骆有成觉得这样挺好,比分身好。

  试想,如果柳妹和自己的分身亲密互动,那么,你是他?他是你?他是他?抑或他是你的课代表?骆有成无法给自己一个准确的答案。分身涉及到伦理,对骆有成来说是个大难题,所以他索性不要分身。

  骆有成踏水上了岸,向主宅走去。一路上遇到不少妇女,有一大半肚子都鼓起来了。

  骆有成欣慰地回应着妇女们的问候。这到了下半年,天城就会被婴儿的啼哭声充斥,就像夏夜的蛙虫,甭想指望他们会有片刻停歇。再过一两年,小娃娃就满地跑了。

  想到小娃娃,骆有成精气神立刻就满格了,他的柳妹肚子里揣着五个娃呢。他加快了脚步。

  ……

  刚进主宅大厅,骆有成就看见二姐江小瑜从活体传送机里走出来。他看着二姐隆起的小腹,不由地皱了皱眉,不满地说:

  “二姐,你不该用活体传送机的,我担心小外甥的意识会受你影响。”

  江小瑜的脸上的血色一下子褪去了。

  骆有成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活体传送要先抽取意识,再写入意识。孕妇算是两个人了,你让活体传送机把意识往哪个脑子里写?这不是为难机器吗?

  骆有成为二姐做了意识探查,发现小外甥的脑子果然多了一些母亲的记忆碎片,他赶紧帮忙清理掉。他随即给胡永胜打电话,让他禁止孕妇使用活体传送机。

  刀行现在依旧是护卫队的武术总教头,江小瑜平日住在外院。这次回来,是参加明日大姐的婚礼的。

  原本去年就要为大姐举行婚礼的,但她借口忙,婚礼一拖再拖。但今年不得不办了,再拖下去,就算穿睡裙也掩饰不住鼓起来的肚子了。奉子成婚不稀奇,但新娘还是美美的更好不是?

  将为人母的江小瑜没了以往的矜持,她挺着肚子又让弟弟帮她检查了一次,确定没事,她准备去大姐那里帮忙。骆有成叫住她:

  “二姐,叔叔还是不愿意重塑身体吗?”

  江小瑜摇头说:“他习惯了以灵魂形态存在,他说魂乡有他的老伙计,在那里生活很快乐。”

  骆有成默默点了点头,决定尊重江杰林的选择。

  ……

  是夜,骆有成的卧室。柳莹抱着他的胳膊,依偎在他身旁。她肚子还不太显怀,比起姐妹妯娌,她是后.进者。

  比如梅朵,年纪最小,找对象最积极,怀孕最积极。生育药剂一问世,她就对大姐死缠烂打成了第一批试用者。现在都快生了。

  丽格格和凤凰也有六个月了。丽格格的确有商业头脑,她现在有了新的教学项目,指导孕妇们锻炼盆底肌。

  就连忙碌的大姐、小妖嫂子和矜持的二姐,也比柳妹子先进。除了三妹!女巫这会儿正和她的太监闺蜜商士隐骑着异能兽环游世界呢。

  柳莹埋怨道:“都怪你,非要搞试管婴儿,害得我比她们落后这么多。”

  骆有成笑着说:“没事,咱们家是五胞胎,你的肚子很快就会赶超她们的肚子。”

  柳妹子一下子忧愁起来:“五个妹妹会不会把我肚子撑破哦?”

  骆有成安慰说:“不会,消消火她们心痛娘,个子不会长太大。”

  柳妹子恼道:“还叫这么难听的小名,我一定要把小名改了。大名还是用我取的名字。”

  五个孩子的大名叫骆萧烟、骆萧缈、骆萧萧、骆萧跃和骆萧帘,尾字连起来“烟缈萧跃帘”,确实比骆有成起的小名高一个档次。

  骆有成态度极其端正地讨饶:“好好,随你。你可千万别动气,动了胎气就不好了。”

  柳妹子赶紧做了个深呼吸平复心情,没过多一会儿,她的烦恼又来了:

  “有成哥,你把萧烟她们的灵魂种子种到咱们娃娃的脑子里,咱们娃娃原本的灵魂不就没了?”

  骆有成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傻瓜,胎儿那么小,意识一片空白,哪来的灵魂?”

  柳莹摇摇头,表示不懂。

  骆有成问:“人也好,兽也好,死了灵魂就散了,它们去哪里了呢?”

  柳妹子又摇摇头。

  “它们会变成细微的意识粒子,它们无所不在。成年人的意识有排异性,会本能地排斥这些粒子。但一张白纸的胎儿却会把这些粒子当做养料,吸收它们为己所用。胎儿长大,吸收的粒子越来越多,慢慢地就会凝聚成一颗灵魂种子。”

  柳妹子若有所悟地点点头:“最终还是需要灵魂种子,区别在于是你人为植入,还是自然长成?”

  骆有成说:“真聪明。自然长成的有很多不确定性,不同粒子的组合,会造就不同的个性,也就是我们说的天性。天性有好有坏,比如野兽的意识粒子吸收多了,就多了攻击性;善良人的粒子吸收多了,天性就温和。我们无法确定漂浮在我们周围的是什么样的粒子,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用我们喜欢的灵魂种子呢?”

  柳莹释怀了,她的确非常喜爱曾经的五个侄女,她们现在成了她的女儿。她又问:

  “她们会想起以前的事吗?”

  骆有成摇摇头:“灵魂种子不能保存记忆,能保留下来的只有个性和执念。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们很快会有一个截然不同的人生。这一世,她们有父母的爱。我绝不会像我那王八蛋哥哥,只管生不管养……”

  骆有成心里没来由的一酸,后面的话说不下去了。

  柳莹搂着骆有成胳膊的手紧了紧,表决心一样地说:“我会爱她们,疼她们。”

  随后她又问道:“要跟凤凰妹妹说,你把嘘嘘的灵魂种子种进她的肚子了吗?”

  骆有成吓了一跳,做贼心虚地左右看了看,生怕隔墙有耳。

  “千万别说,凤凰看着泼辣,其实小气着呢。她要知道春风的死鬼情人投胎做了他的小棉袄,不定有什么想法呢。你妹妹那火爆脾气啊……为了让小嘘嘘得到正常的母爱,为了凤凰家庭美满,这件事咱们要烂在肚子里。”

  柳莹用力点了点头。

  这晚,柳莹做了一个梦。梦里,孩子们都长成了三四岁大的小丫头,身上的衣服红色的、青色的、碎花的、绿色的、巧克力色的,脸蛋粉嘟嘟的,模样和萧美人五姐妹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柳莹满心欢喜地做好丰盛的饭菜,正要招呼孩子们回来吃饭,就听杀千刀的有成哥扯着嗓门喊:

  “消消火、削一刀、小花痴、小跳蚤、小糖豆,你们的妈喊你们回家吃饭啦……”

  (全书完)

  天府酒客

  2020年11月15日

  ----以下不会计费----

  终章了,颇多感慨。很想写个单章聊聊自己的创作历程,码了一段,又不想写了。书的好坏,交给读者去评说吧。感谢书友们一路的支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